冬天的故事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3 14:58
  • 人已阅读

  冬天的故事   冬天是一个特别的季节,是一个让人欢喜让人忧的季节,尤其是小时候的冬天。   过去的冬天似乎比现在要冷的多,给人的印象是“天寒地冻”。寒冷总是人们不喜欢的。 冬天的清晨,总能听到大人们扯着嗓门催促孩子起床时唠叨的声音,而孩子们往往装作没听见,躲在被窝里赖着不肯起床,直到被大人硬扯着起来,才极不情愿地穿衣、吃饭,然后背着书包急匆匆地上学去。因为寒冷、干燥,辛勤劳动的大人们手上脚上全是“裂”迹斑斑,长冻疮的人比比皆是,许多小孩子的脖子也是黑乎乎的,皮肤特别粗糙,那是因为他们怕冷在洗脸时懒得擦拭脖子的结果。   如果生活在北方,冬天的寒冷绝不仅仅是懒得起床这么简单,那种寒风凛冽、刺痛骨髓的感觉我是有切身感受的。那是我在长春读书的时候,当年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上说:“长春市冬季最低气温在 零下 30 多 度,学生来校时务必备齐过冬棉衣、棉裤、棉鞋、棉帽、棉被、棉褥等生活用品……”开始时不以为然,到了以后才知道这不是吓唬人,而是真的需要。在房间里因为冬季供暖气不会冷,但在户外却是另一个世界。每次上街总要全副武装,还带个大口罩,回来的时候口罩外层、胸襟及眉毛已经全是冰了。洗好的衣服如果挂在户外晒,没多久就冻结了,恐怕一个星期也不会干,弄不好还会碰破衣服。冬天下的雪总要到来年二三月才会融化,积压在路面上厚厚的一层,分不清是冰是雪,人走在上面滑溜溜的,一不小心就会摔倒。难怪雷锋叔叔说:“对待敌人,要像冬天一样残酷无情”,如此看来,冬天的确是一个不怎么友好的时节。   过去乡下人条件不好,冬天的时候虽然穿着厚厚的棉衣,仍然挡不住寒风的侵袭。于是就发明了手炉,这是当时农村最常见的御寒工具,常用来暖手脚、焐被子。手炉有好多种,有铁皮做的,有内芯用陶土烧制外面用竹丝编成提篮状的,表面涂上红色的油漆,拎在手上既好看又不烫手。最好的是铜制的手炉,当地人叫“铜火充”,是用黄铜打造的,有盖有提把,样子像个扁圆的拎盒,盖子上有密密麻麻的小孔,盆内炭火的热气通过这些小孔散发热量,加一次炭火可以温暖一整天或者一整夜。不过用手炉取暖而引发的问题也不少,比如忘了把烘干的衣物及时取下而烤焦了,有的同学直接把臭袜子放在手炉上烘烤,难闻的臭气引来一片唏嘘声,更有喜欢搞恶作剧的同学偷偷把干辣椒埋入他人手炉,剌鼻的烟气把大家呛得四下奔逃……   虽然冬天有不少的坏处,但是冬天又是一个让很多人喜欢的季节,她创造了浪漫的生活空间,给人留下许多快乐有趣的生活片断。在冬日的阳光下,邻居们围坐在三合院的堂屋前,晒晒太阳、打打牌、聊聊天,其乐融融。冬雪给人们创造了美丽多姿的景色,漫天飞舞的雪花,给大地披上了洁白的新装。 孩子们都期盼冬雪的到来,天上飘起的雪花是每个童年人和成年人都喜欢的。吸着从房檐上摘下来的冰棱,在雪天里一起堆雪人、打雪仗,那欢畅淋漓的感觉真的不错!   过去在孩子眼里,冬天来了就意味着快要过年了,能有新衣服穿,能有好多好吃的东西吃,比如爆米花、冻米糖。一个老头挑着一口葫芦样的黑锅和一只风箱,走家串户,大人们拿出玉米、大米和木炭,老头将米装入黑锅中,一边烧一边摇动黑锅,过了不久,当黑锅摇把上的压力表指针指向一个地方的时候,他把那黑锅子伸入麻袋里,一手按住麻袋,一手扳动锅口的手柄,只听“嘭! ” 的一声巨响,米粒就神奇地变成了爆米花,孩子们便会争先恐后地抢吃起来。   过年的时候通常都要吃冻米糖,过去我老家的冻米糖在浙江省内也是很有名的。但现在杭州市面上卖的冻米糖却不是真正的冻米糖,而且他们用的糖太多,这样冻米糖的份量会增加,就会太甜。真正的冻米糖是用晚稻谷做的,每到腊月天冷的日子,老家的大嫂大妈们,就会腾出个天晴的好日子来,将晚稻谷蒸熟,等干后放到臼子上舂,去除谷皮,并将饭粒压扁,然后再拿到太阳下边冻边晒,至到晒干为止。将芝麻、小米等洗干净晒干,同时将晒好的米粒准备好,等着备用。到了腊月的中下旬,就会有人来爆米花,包括玉米花、糯米花、花生、黄豆、年糕片等。爆好了这些东西后,就等着做冻米糖了。做冻米糖很有讲究,小孩子不能在旁边多嘴,外人也不能去窜门,否则会做不好,冻米糖会散架,也会没有光彩。做的时候,先要熬糖,即将白糖、红糖、麦芽糖按比例一起放入盛有少量热水的锅中,等糖熬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作糖浆了。将糖浆舀出,倒入一只已经放了爆米花、炒熟的花生、芝麻等混和物的木桶里,用木棍用力搅拌均匀后,再倒入一个特制的模型中,再用一块木板用力压,压紧后就可以开刀了。这时的刀要快,一刀下去不能有任何的牵连。按不同的形状切好后,就可以码放在密封的容器内,到时想吃时就可以拿来吃了。   小时候作业很少,放寒假了不用捡柴火拔猪草,在家没事就经常与小朋友们玩火药枪。最简单的火药枪是用车轮上的钢丝扎的,扎成手枪形状,有镙帽的一头帽眼中装火药,另一端作撞针压在帽沿上,打时手指用力一扣,压在帽沿上的钢丝头顺势滑入帽眼,钢丝的弹性使钢丝头撞击帽眼中的火药,便发出“啪”的响声。做这种火药枪很简单,不过火药是用钱向货郎买的,这种像米粒那么大的火药一排排粘在粉红色纸上,很像现在的塑封药片,我们称它为“纸炮”,十粒一排,一张一百粒,一毛钱一张,那时候过年攒的压岁钱很多就用来买这种火药了,平时要是没钱,就去捡拾牙膏皮、鸡毛、鸡胗皮等与货郎换。   好一点的枪是木头做的,枪管底部用铁皮包着,后面是一块可以滑动的木块,用橡皮筋拉住当撞针。使用时,先把滑块往后拉出扣在枪把子顶部,把火药夹在枪管底部的铁皮中间,扣动板机使滑块脱离枪把子,滑块借着橡皮筋的弹力迅速撞击枪管底部的铁皮,火药就爆炸发出枪响声。这种手枪形状很像真枪,使用也方便,那年头生产大队文宣队到各村演出样板戏,台上使用的手枪就是这种火药枪。还有一种火药枪是在木头做的枪杆上绑上一个子弹壳,里面充上一些火药、沙子,再用棉花、蜡烛封口,弹壳底部钻一个小孔,插上一根引信。玩的时候一人拿枪瞄准,另一人用火柴点燃引信,只听“砰”地一声响,子弹里的沙子就喷射而出,就像鸟铳一样。这种火药枪因为很危险,一般都是大哥哥们才玩。   玩火药枪需要火药,一般是捡人家婚丧喜庆时放哑的鞭炮,把外面的纸剥去,就能得到不少黑火药。不过在平时很难捡到鞭炮,于是我们就自己动手做火药。在老房子的弄堂墙脚等阴暗潮湿的地方,经常会长出一层白乎乎的毛,那就是硝(长大了才知道这东西的化学成份是硝酸钾)。用鸡毛把硝刮下来,再掺一点木炭粉末,就成了最简单的土火药,把它撒在火上立刻就燃烧,要是能从生产队农药仓库里讨一点硫磺掺进去,效果会更好。当然用这种自制的火药玩火药枪效果不如鞭炮上的黑火药,危险性也小一些,用它来搞恶作剧是比较合适的。有的同学就在子弹壳里装上一点火药,用棉花封口,悄悄地放在别人的手炉里,等子弹壳受热,里面的火药就爆炸,弄得拿手炉的人一身灰,大家哈哈大笑。不过火药不能放多了,不然也会有危险,有时候不小心把人炸伤了,那就闯祸了。自制火药并不是人人都会,我的一个小哥们就不知道怎么做,所以那时候我就卖关子不告诉他,还拿了火药跟他换小人书看,双方皆大欢喜。   冬天是狩猎的季节,小时候我经常跟着几个邻居大哥抓黄鼠狼。冬天农闲季节,田里的庄稼已经收割完,黄鼠狼只好躲在田坎下的土洞里过冬。我们带着一只狗出去寻找可能有黄鼠狼的土洞,然后在洞口放上稻草,点着后用扇子煽风,那烟气直往洞里灌,里面的黄鼠狼被熏得受不了就往洞口窜逃,狗看到黄鼠狼出来就上前逮。但据说黄鼠狼有三十六个救命屁,遇到危险就会拼命放臭屁,熏得人和狗都不敢靠近,所以要逮住黄鼠狼还是不容易的。如果逮到黄鼠狼,我们就拿回家剥皮剖腹,洗干净后抹上盐,用粽叶包裹好,外面再包一层烂泥,再放进炭火中炙烤,不多久肉就熟了,吃着香喷喷的黄鼠狼肉,大家开心极了。   在冬天用弹弓打麻雀也是小时候经常玩的游戏,弹弓是用粗铁丝自己扎的,因为没有钳子,就在木板缝、门眼里弯折铁丝,为此还被大人骂了好多次。最麻烦的是皮筋,要是买的话一分钱两根,做一个弹弓至少要一毛钱的皮筋,这对我来说还是相当贵的, 我就想了个办法,去补车胎的师傅那里讨要破车轮内胎的橡胶皮,剪成皮条绑在弹弓上,效果还不错。高一的时候,我还带着弹弓上学,到了冬天那些麻雀就在地上找食,我们几个同学看准了就打,取得了很多战果。有一次一个同学没打准,竟把石子打到了教室的玻璃上,结果我们几个被政教处的老师叫去,没收了弹弓,还被罚在星期六下午留校上了半天学习班。   溜冰是一项很有乐趣却极具挑战的冬季运动,在南方很少见。我在长春读书的时候,学校每年冬天都要在校前广场建造溜冰场。因为气候寒冷,制冰的时候工人们直接在操场上洒水,不一会儿水就成冰了,这样浇一层水冻一层冰,不要两天功夫操场就变成了溜冰场了。溜冰可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,刚开始,我穿着溜冰鞋站都站不起来,要么鞋子不听话脚总歪,要么怕摔倒站在那里不敢动。同学边扶着我边教我慢慢溜,突然,同学松开了手, “ 糟了!糟了!我还不会溜! ” 这可把我吓得六神无主。 “ 慢慢溜,慢慢溜!不要紧张,要放松! ” 同学叫道。谁知他的话音刚落,我还没有明白过来,就摔了个四脚朝天。不过和我一样不会溜的人很多,尤其是一些胆小的女同学,溜着溜着感觉自己要摔倒了,就拼命往人群中钻,看到前面有男同学就像捞救命稻草一样伸手就抓,结果两个人一起摔倒,后面来不及“刹车”的同学也跟着摔倒,逗得旁边的同学们哈哈大笑。   随着全球气候变暖,现在的冬日已很少能看到那白茫茫的景致了,生活节奏和生活方式的改变,人们很少能感受到雪天带来的兴奋心情,倒是雨雪天气带来的交通不便给人们增加了不少麻烦, 2008 年初发生在南方的一场雪灾,造成道路、交通、通讯等设施严重受损,给群众生活和工农业生产带来极大影响。小时候印象中对冬天的美好感觉,那寒冷的天气,那雪花飞舞的景色,那屋檐下挂着的冰棱,那手炉,那火药枪、弹弓,还有烟熏黄鼠狼……那些曾经给我的生活带来极大乐趣的活动已经渐渐远离我的视线,现在有的只是对往日快乐的追忆。   相关专题:冬天 顶一下

上一篇:冬去,你可归兮?

下一篇:没有了